搜索你想要的: 关键字:   
首页新闻中心 最新资讯【科普】大失眠时代病与城市焦虑综合症
新闻中心
信息搜索
关键字:
范 围:
 
【科普】大失眠时代病与城市焦虑综合症
新闻来源:    点击数:139    更新时间:2019-08-05 18:33:24    收藏此页

   没空睡,不想睡,睡不着,睡不好。睡还是不睡,至今仍是个问题,纠结着下半夜的中国人。从下半夜的职业人群到把对抗睡眠变成了日常行为的城市未眠人,失眠与夜店、加班、交通、摇摇、夜话、便利店等城市生活息息相关,更与这个快节奏的时代缠绕不清。
    充实、丰盛、美好,这是我们对城市生活的向往。正如为了在演唱会中占得好座位而付高价买内场票一样,为了留在城市,眼下所要付出的代价就是高房价。不管买房还是租房,价格就成为谁留下、谁离开的调节机制。
    市场存在调节机制,需求影响价格。大城市的房价会高,但高得离谱就是不正常,正如上海交通大学经济学教授陆铭所说,问题不是人多,而在于“土地的供应和人口流动的方向出现了背离”。人口流入地的大城市土地供应紧张,人口流出地的二三线城市却在大量的建设新城、卫星城。
     结果,城市人工资的增长永远赶不上房价的上涨,无房可居;二三线城市的新城变成一座座空城,无人留守。
    以上海为例,上海在20世纪90年代的人口规划是到2020年,城市人口1800万,但眼下实际人口的增长就已远远超过了事先的预测和规划,各方面的供求不平衡,这是“供给侧”(对应“需求侧”)出了问题。解决办法自然不能是违背社会发展规律,简单粗暴地抑制需求,把来到城市的人都赶走。
    2008年,36%的纽约人出生在美国之外,接近一半的纽约人在家里不说英语,是移民;2011年,在伦敦,出生在英国以外的居民占37%,外籍居民占了24%,白种人比例从2001年的58%降低到45%。
    城市在不断发展,城市中的人们也希望和城市一起越来越高大上。
    现实是,再高级的金融写字楼也需要保洁员和保安,再高档的餐厅也需要贴心的服务员。随着收入越来越高,吃和穿在消费中的比重会越来越下降,我们新增的消费往往都花在多种多样、方便快捷的服务上;而这些消费的提供者正是这些劳动者:餐馆服务员、家政服务员、护工、月嫂……
    这些人来到城市,他们所创造的价值远远超过出了需要社会应该为之付出的成本:没有户籍,没有相应的社会保障,下一代上学的资格没有着落,等等;但他们还是依靠自己的本事留了下来。这反过来说明,城市也需要他们。
     而一味地通过政策把这些人挡在社会保障之外,一方面只会降低他们对城市的信任,普遍的做法就是省吃俭用,把辛苦赚得的钱存好寄回老家,以防备疾病和养老;另一方面,本该用于消费的钱被用来储蓄,经济的活力受损,所有生活在城市中的人都会为此买单。
     城市以它的无限包容接纳了形形色色的人群:怀揣梦想初入社会的大学生,努力站稳脚跟为更好生活打拼的年轻人,为了更高收入苦活累活都干的清洁工、保洁员、服务员……
     每个在大城市安居无望的人都一样,故乡回不去、城市留不下,家中还有年迈的父母,总有一天要离开脚下这片土地的感觉却如影随形,不如趁着年轻打拼几年、多存点钱。以后,以后谁知道呢?
总页数:1  第  1    页 

上一篇:植物没有耳朵,却能“听”到声音   下一篇:【城市焦虑症】焦虑障碍:穿上了隐形衣的病痛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体感音乐™- 沉浸式音乐治疗康复模式 - 体感音波治疗系统【官网】 © 2005-2016 版权所有 粤ICP备12006528号-1
邮件:hsk360@163.com 电话:+86 0755-25115581 13570880178 18926764561 传真:+86 0755-25115581 地址:深圳市龙岗区文化创意产业园区(坪山同乐社区)B栋4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