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你想要的: 关键字:   
首页新闻中心 最新资讯经典恶搞回顾:对于《一个馒头引起的血案》的思考
新闻中心
信息搜索
关键字:
范 围:
 
经典恶搞回顾:对于《一个馒头引起的血案》的思考
新闻来源:    点击数:58    更新时间:2019-07-25 16:17:40    收藏此页

       闲来没事,瞎掰两句。

  馒头在《无极》里面是一个很重要的符号,甚至可以说它是解开陈凯歌导演内心隐秘的一把钥匙。

  你可能会说我在这里瞎扯淡,就一个馒头?但是这没关系,重要的不是我对馒头的看法,重要的是陈凯歌对馒头的看法。

  一个馒头推动了整个无极的世界,同时还花掉我XX大元的时候,我们就不禁要把这个馒头剖开,看看它里面到底包了些什么,是猪肉?是蟹黄?还是韭菜?当然,这是个馒头,它更可能什么都没包!

  陈凯歌用了一个特殊的镜头表现馒头的掉落,这个镜头的唯一目的就是提醒观众——“注意!

  注意!馒头掉了哦!馒头掉了哦!“当一个东西被用一种值得注意的方式表现出来,并且这个东西是如此微不足道的时候,这个东西就是一个经过意识层层包装的潜意识的外在表象,它极力要使人们注意它,但是意识的审查制度又不允许它作自由的表达,基本上它代表了一种焦虑,一种固着。

  如果你受过一点点弗洛伊德的熏陶,你就会意识到馒头掉落这一个事实是一个强烈的、强烈的性的暗示。馒头掉落恰巧表现的是陈凯歌的“阉割情结”(这并不是陈凯歌第一次表现这个情结了吧),这样在馒头掉落时陈凯歌用的表现出绝望、恐惧的镜头语言才能够得到较好的解释。

  馒头是通过怎么样的曲折方式和生殖器挂上钩的?

  首先,你肯定能想到“民以食为天”,然后你继续联想,你可以立刻想到“食色,性也!”,现在,馒头就肯定能和性联系在一起。从另一个方面,馒头的形状和女性第二性特征的相似性也加强了它们之间的关系(记得那个“旺仔小馒头也是馒头”的笑话?我猜陈凯歌肯定知道的)。现在,馒头就可以替换陈凯歌潜意识中性器官了。接下来,就是怎样把馒头和特定的男性生殖器联系在一起。

  这要回顾一下馒头的来龙去脉:小倾城从死人手里面把馒头拿过来,然后被小无欢抢去,并要求倾城当他的奴隶才把馒头还回去,倾城骗了无欢抢馒头,馒头掉到湖里,满神(陈红饰——这点非常重要,是分析陈凯歌更深层次内心的关键)出现归还馒头。如果到这里你还看不出小女孩和小男孩各自的“阉割情结”的话,下面满神还馒头时说的话就一定能让你印象深刻——大意是——以后倾城能够衣食无忧,但是却无法得到真爱。这就够了,到这里你一定会想起另外一个笑话:小男孩脱下裤子对小女孩炫耀:看!我有这个,你没有诶!小女孩也脱下裤子:我妈妈(在《无极》里陈红扮演了妈妈的角色)说以后我想有多少就有多少!你不知道这个笑话?不要紧!陈凯歌知道就可以了,足够他把馒头变成男性标志了!

  从现在起,在无极里面,馒头=男性生殖器,馒头掉落=阉割。用这种方式看《无极》,里面一些有意或无意的巧合,一些故事的设定,一些拍摄的手法,一切不为观众所知,一切看起来如果荒诞,一切如此可笑的东西都可以解释了。

  慢着,到这里你可能会说以上的联想推导都是我完成的,陈凯歌是否有这样的联想我并不知道。

  不错,我没有办法给陈凯歌做一个自由联想的分析。但是,在《无极》里面不少的片段可以支持我的论点,所有这些片段都系统的指向一个目标——陈凯歌的阉割情结及其更深层次的心理固着。

  下面具体分析《无极》中的设定是如何完成陈凯歌潜意识的思想表达的,需要注意的是任何角色上都会有陈凯歌的心理投射,而所有的角色的表现都尽量让陈凯歌免于遭受道德的批判。

  倾城:这个不用多说,倾城在《无极》里面是性的象征。注意倾城在宫殿顶上说:想看我这件衣服下面穿的是什么吗?然后让士兵们丢掉枪(这个枪代表什么不用说了吧)。也就是说倾城可以任意玩弄男人,同时也被男人玩弄,代表奔放的性自由。然而事实上,这个性自由被压抑了——拥有倾城的王是个太监般的人物。但当陈凯歌用一个貌似清纯的倾城来演绎的时候(昆仑看到倾城洗澡时,倾城的举动),恰巧说明陈凯歌的意识审查掉了他所渴望的性自由,或者说陈凯歌渴望的性自由被压抑住了。

  无欢:一个太监样的人物(魏公公?),你可能不知道无欢表现得这么女性化到底是什么原因。但是你肯定可以从片中知道为什么他会这么坏——当年倾城抢了他的馒头,所以“你让我失去了一个做好人的机会。”——但是,实际上考虑到馒头代表的是男性特征,那么这两点就可以统一起来了,倾城抢了馒头相当于无欢被阉割,而最后无欢捏碎馒头时说的就应该是:“你让我失去了一个做男人的机会!”在无欢的身上同样表现的是一种对性力不从心的无奈。

  鲜花盔甲:基本上所有的花都能够代表性器官,这个不多说了。但是恐怖的是居然穿在身上,只能说代表了征服的快感,或者征服的欲望。稍微提一下,鲜花盔甲的主人到最后换成了昆仑就是一种寄托,因为昆仑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陈凯歌的意志。

  无欢的权杖或者兵器是一支伸出食指和大拇指的金属手臂吧?如果这支手臂伸出的是中指,谁都知道代表什么意思。但即便是这样,食指和大拇指已经能够说明问题了——这是一个射击的姿势,也就是“枪”

  的形态(可以看看萨达姆受审的态度和手势)——是被阉割的无欢的精神寄托。

  黑袍与鬼狼唉,太明显了!一件穿上后可以飞翔,可以穿越时空的衣服,怎么看都是从鸟身上拔下来的(什么鸟?独孤求败的雕吗?)。其实这件衣服最重要的一点是穿上后人可以活命,脱下后人化为轻烟。这件袍子与死亡紧密联系,这就是黑袍的寓意。害怕死亡的鬼狼必须终日与死亡为伴,导演似乎要做一个讽刺!但是黑袍代表死亡同时也是性的象征——有什么即和“鸟”能联系,又能和死亡联系呢?——关于这一点还可以参看弗洛伊德对达芬奇画中重复出现的黑色秃鹫的分析。

  鬼狼终身的软弱,以及他借助黑袍活下来成为无欢的奴隶这一事实都将表明鬼狼有同性恋的倾向。理解这一点,当鬼狼对昆仑说出“就向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爱上一个人一样”就不会很突兀,在最后鬼狼将鲜花盔甲(记住盔甲的隐含意义)拿给昆仑,并在昆仑身上无限旖旎的蹭了蹭说“这一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自己”的时候,我们需要理解里面的悲凉。需要理解一个受道德约束无法表现自己爱意的同性恋的悲凉(想起同样是陈凯歌的《霸王别姬》了吗?)

  无欢的鸟笼子哈哈,经过前面的分析,知道无欢最想留住的是什么了吧?知道无欢为什么要做一个鸟笼子在家里了吧?

  也力将军?

  出场不多,没什么好说的。提醒一点,李敖在《也也也也也》、《且且且且且》中说“也”和“且”都是象形文字,至于象什么,自己去想!

  光明这是一个被导演嫉妒的对象,他可以拥有无上权利、战无不胜、美人倾城、鲜花盔甲,然而到最后终于被导演杀死说明了导演的嫉妒,导演最终让他什么都得不到。这个光明的原型应该是导演生活中的对手或者是他目前无法得到超越的东西。^_^!

  昆仑陈凯歌自己说昆仑就代表“真”,这个“真”是导演的一个愿望。在最后昆仑穿上黑袍,背着倾城穿越时空回到过去,按照我们的分析就是:导演潜意识中希望自己能像个真正的男人(穿黑袍的寓意)一样驾驭倾城(她是性的表象)回到那个能让自己感到愉快的过去。这就是说导演存在严重的性焦虑。

  满神终于写到她了,满神决定的事情没法更改,无极中她让所有人按照她定的轨迹生存,任何人无法反抗,任何人都无力回天。陈凯歌说:“每个人都有心魔,满神就是无极里的心魔。”这话非常直接了当,就差没说“陈红是现实中我的心魔”了。是什么心魔?我们已经知道导演存在严重的性焦虑,陈红恰好是这个焦虑的对象,就是导演的心魔。

  现在可以总结一下无极的隐含的不为人知的秘密了:整部《无极》产生于某个人的性焦虑,这种焦虑来自于岁月(回到过去的反抗)、同性恋倾向(黑袍和鬼狼)、阉割情节(无欢和馒头)、现实的不满足(满神)等等。而最终《无极》表现出来的愿望就是某人希望战胜这一切,回到快乐的老时光。
总页数:1  第  1    页 

上一篇:【科普】杏仁体:引发城市焦虑症的元凶   下一篇:中美名校联手演绎 宋代怀古音乐倾倒国际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体感音乐™】-“听觉+触觉+视觉”沉浸式康复模式倡导者 - 3·21睡眠工程 © 2005-2016 版权所有 粤ICP备12006528号-1
邮件:hsk360@163.com 电话:+86 0755-25115581 13570880178 18926764561 传真:+86 0755-25115581 地址:深圳市宝安区福永兴益路凤凰花苑